科技 > 澳冂银河电子游戏赌场app_地下城与勇士安徒恩马桶之父暂时离开DNF,只因策划一句话

澳冂银河电子游戏赌场app_地下城与勇士安徒恩马桶之父暂时离开DNF,只因策划一句话

澳冂银河电子游戏赌场app_地下城与勇士安徒恩马桶之父暂时离开DNF,只因策划一句话

澳冂银河电子游戏赌场app,大家好,我就是那个让大家打安徒恩有了“屎”的宿命由你决定的设计者。选择在史上最强奔跑的最后一周离开为自己的dnf生涯画个不完美的句号吧(也有可能几年后变成逗号),并不是像大多数人所说的那种因为团本太多,肝不动的欧皇大佬们!

恰恰相反,我是因为打不了团而选择离开的。我的装备实在惨不忍睹,这十年来我也不知道怎么玩过来的。从最开始的每一点mp都要省着用,到现在站在卢克门口拿钱求金团带,看着大佬们在超时空装x,十年的岁月足以让一切热情泯灭。

回忆十年,留下的除了青春,只剩无奈:

08年:初中时期,每周都省一点钱留着周末放学去镇上的网吧打上两三个小时,玩的是一个白手,用一堆蓝白装和同学一起升级,一起pk,花了大概五个月吧,终于磕磕碰碰的升到了40级,可怜当初年少无知点开了细雪之舞,当初的价格不知道够我吃几个星期的饭了。

09年:同学们都相继脱坑,我的账号也很荣幸的被洗了。后来转到跨一区玩了,这个账号一直沿用至今。由于初中时期的金钱和时间有限,估计花了一年时间,才升到50级,练的是一个女柔道,因为脸圆圆的,肉肉的,当时觉得很可爱(二觉插画毁了一切)。

10年:记得那时候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跑到网吧里面刷上两次副本,然后去pkc。因为不敢(那时候也不懂)线上交易,金币也不多,就跑遍镇上的网吧,废了好长时间,花了过年的压岁钱(也没几块钱),才收到了一套紫装,还买了一个“璇龙夺魄东方棍”,当初感觉自己简直就是人生赢家。

11年:上高中了,每周只放半天每个月放2天月假,处于半脱坑状态。记得那时候每次周六,中午放学前1分钟的11:29分,我的双腿已经开始热身了,为了抢在第一时间到达网吧。游戏开放了新等级,我磨磨蹭蹭不知道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将等级升到60以上,站在天界刷图都感觉十分光荣。

12年:绝望之塔, 乌龟祭坛,对于每周放半天的学生党来说简直就是“鸡腿鸡腿,食之一毛,弃之可惜”。当时为了能让周日的祭坛也打上,还特地找了一个游戏好友帮打,不过最后还是逃不过被洗号的命运。我犹记得加上各种假期,因为被洗号一次,花了将近一年时间,才终于凑够材料,没想到我竟然听信的公会里的人说的话,给我抱抱换了个地灵,当我知道真相后气得直接退群退公会(虽然后面因为要刷异界又回来了)。还有就是绝望之塔如名字一般绝望,一年的努力换来一个拳(狗)套(眼)。

13年:80版本,85版本,二觉,好不容易花了一年的时间升的等级,又要继续肝,当初还和同学们比赛谁先二觉。这一年的时间里又绝望了一次的绝望之塔依然是拳套。忘了什么时候出的领主之塔了,换了个英雄臂铠,还能凑合着用。那时候最好的装备似乎是去做一套强无敌的死召6+魂链+龟壳,至于史诗套,实在不敢奢求,那个年代的深渊不是我这种穹壁学生党能玩得起的。

14年:大转移,绝望之塔依旧绝望,还好周年庆的时候出了绝望活动,又绝望一次之后终于出了个果汁棍(16年跨界石跨了拳风),替换了已经不知道被淘汰多久的英雄臂铠。当年除了史上至今最强无敌的宠物sss高达,可惜啊,高三党,根本没时间刷材料,每周六和月假五一爆肝刷完所有疲劳也只够升两级,没钱也不敢请别人帮刷,最与sss高达终失之交臂。高中毕业后,大家各奔东西,我也开始了自己的单机旅程。这一年,美术高考一分惜败,虽然依旧有本科院校降分录取,但是我和我骄傲的倔强还是决定重读一年。这一个学年,对dnf不再热爱,即使这一年我每天都可以逃课出去上网,没有怎么登录过dnf。

15年:安徒恩降临,当初我叫公会的人带我去安徒恩玩玩,他们看我装备太差(死召6赫拉斯cd)就回绝了,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去单撸黑雾,记得在黑雾打了13分钟。告别高中生活,如愿进入大学,开始大学狗的生活,终于有时间可以好好打绝望了,终于每周的祭坛都不用错过了,然而我发现,我肝不动,对这游戏的热情已经冰镇得像查理的心,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七年之痒吧!

16年:半脱坑半年之后,让我回坑的原因竟然是为了搬砖买春节套(虽然最后还是直接选择了充钱),当年是因为女鬼剑的貂蝉才回归的。买完年套之后,因为暗帝的特殊性,可以在安徒恩打控制,从此开始了安徒恩打团的不归路,后面还练了一个不锈钢盆。年末,浑浑噩噩打团半年,装备没怎么变过,顶多是武器变成了史诗,戒指换了个贪食,其他部位装备还是屎,一身异界打打控制。直到一个叫做假猪套的套装出现,彻底改变了咸鱼的命运(起码大地保个牌没问题了,后面还可以打擎天,不再是单纯的酱油)。

17年:假猪套还没爽几个月,90版本就到来了,多亏这次版本的到来,我脑子进屎了,买了个龙之威仪,加上过去两年跨界的幽魂,终于把不能用假猪套的暗帝强行跨界三件成了幽魂套“大佬”(圣剑+黄金杯石碑),然而,事实依旧无情,靠着打团这么久的积累,换了个荒古去擎天,伤害勉强能过(因为首饰太渣)。就这样,平平淡淡打了一年的安徒恩,暗帝还是艾肯耳环,瞎子也90a3了,念皇野生杀意套,然而抱抱还是假猪套,始终还是没有得到卢克门票。由于打团这么久装备没变过,所以就放弃了,转玩吃鸡去了(神仙服四排打上了2400)。dnf只是开挂(因为是在不知道玩这游戏干什么了,每天就搬个二三十块伙食费)搬砖的时候才登陆一下下,被制裁了也无所谓了,制裁一个月就不玩了。年末的时候,突然告诉我说安徒恩马桶获奖了,当时我是一脸懵逼的,话说这个设计是因为家里没有马桶,我在蹲坑看别人打团的时候想到的,加上后来称号的天长地狗也得了奖(天选之人的传说品质和最终伤害创意),突然觉得这游戏对我来说还有一点意义,我又回坑打了几个月团!

18年:虽然回坑了,不过这次的天选之人我并没有入手,因为去年的经历。

今年夏天,我没有选择留在北京工作,想回家好好玩一下游戏,弄到卢克的门票。然而经过几个月的安徒恩下来后发现,现实依然残忍,装备还是去年年初的装备。如今看着别人都已经卢克毕业,去超时空秒了,我还在安徒恩混票等着刷深渊出史诗。

最终我绝望了:每一次刷深渊似乎只是为了刷碎片,麻木的表情,重复的动作,我甚至都直接用按键精灵,懒得手动了,每一次打完都看着一点一点碎片,或者一个个金光闪闪的狗眼(无用史诗),感觉自己像个机器人一样活着。好在卢克门票还没搞到,每天搬砖为了坐金团混卢克的材料。我暗帝甚至不敢想翻金牌能给我第一个史诗耳环。虽然还有这么多事情要做,但是最后发现,一次次麻木的刷碎片,搬砖,坐金团,没有任何意思!

就连我苦苦等待韩服的单人团本,因为策划一句减负就说“不会开放单人团本”而吹飞了,我之前一直没有去卢克就是因为不想靠别人打,苦苦等待卢克单人开放的那一天,如今,这一天已经没有希望了。

最近两个星期,我像机器人一样麻木的搬砖-打团-搬砖-买附魔-搬砖-找团-被拒-搬砖-坐金团-刷碎片,这样的日子终结之时遥遥无期,实在太恐怖了,我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如今感觉自己得了轻微的抑郁症(每当登录dnf之后,就会觉得很憋屈)。

*总结了一下这十年玩dnf的无奈:

08-15年:没有时间玩,升级和刷装备过程十分漫长,几乎是每天都玩的五倍,每周都玩竟然完成不了周常(限制周几开放的你跟我说是周常?),每周一层的绝望之塔开了三次确实没让人不失望过;

15-16年:普通玩家装备进入安徒恩实在困难;16-17年:假猪套出来之后轻松许多,安徒恩可以随便混了,只是不是每周都记得打满30次;

17-18年:无限的蓝矿换出了荒古,无限的碎片中有偶尔几个毕业装备,但终究成不了套(暗帝现在连90a3都没有,恍惚套更是还差几百个狗眼来跨界);

18年:过去一年时间,断断续续的打团,刷碎片,装备一年没变过,迟迟换不到卢克门票,对着隔壁韩服的单人卢克,已是望穿秋水,这信念苦苦支撑着我继续玩下去这个游戏。但是,今年超时空出来后不久,策划就说要减负(可能是他自己都没时间打团了吧),本来是挺好的事情,我想着终于可以每周只打10次安徒恩了,可以出卢克单人了,可是策划非常坚决的说出:“单人团本不会更新”!这一句话,彻底杀死了我对这个游戏的希望,眼前的道路只有一条:永无出头之日的安徒恩团本继续混票刷碎片,然后搬砖去像条狗一样求大佬带。

这种生活,我坚持了两个星期之后,终究还是无法坚持下去,并使我患上了轻微的抑郁症。

总结这游戏团本的走向,我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卢克毕业(一年)之后可以去超时空,但是安徒恩毕业(5无尽12000个蓝矿)之后拿什么去卢克?只能靠打团下来的深渊票刷的碎片点出一套防具。

如今已经老大不小的了,选择在史上最强奔跑(艾肯属性随机和没送有什么区别)的奔跑最后一周离开,希望自己结束了十年“屎”上最强网游漫长的奔跑之后,能走出dnf的阴影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附上周边共创的所有作品

最后说一句:希望大家能玩得开心一点,也希望不会有人像我一样黑(打团快两年,装备没变过)。祝大家超时空早点毕业。没有a套的小伙伴们早点野生a套。

注:本文由dnf掌游宝小伙伴投稿分享,欢迎大家踊跃投稿,提交后都有机会刊登到掌游宝哦~

温馨提示:部分小伙伴更新后没有广场,哦。

1.教学讲解、技术测试、秀装备、秀竞速、秀技术、囧图投稿,请您登陆全新掌游宝投稿系统投稿。(电脑上输入tougao.zhangyoubao.com也可进行投稿)

2.史诗人品秀投稿,请您点击【史诗人品秀】发布动态即可投稿。

3.手绘漫画投稿,请您点击【笔尖下的阿拉德】发布动态即可投稿。

© Copyright 2018-2019 lebonfante.com 圪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