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 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是怎么一步步把它的首相逼上绝路的

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是怎么一步步把它的首相逼上绝路的

"政变正在发生。"当地时间9月9日,英国报纸《泰晤士报》评论道。同一天,在英国首相约翰逊提前选举的动议被英国议会下院否决后,根据首相的命令,英国议会将休会至10月14日,而英国与欧盟达成一致的“英国退出欧盟”的最后日期是10月31日,这意味着约翰逊正试图通过“休会”绕开议会,直接实现他的“硬英国退出欧盟”梦想。

事实上,从前首相特里萨·梅到现任首相约翰逊,英国议会一直是“英国退出欧盟”道路上的关键一环。这个议会有700多年的历史,号称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到底发生了什么?它真的能帮助英国度过难关吗?

谈到英国议会,许多人的第一反应是嘈杂的气氛、拥挤的环境和争吵的议员。正在上演的“离开欧洲”闹剧进一步加深了这种印象。这种印象让人们很难想象英国议会是一个有700多年历史的组织,它帮助英国成为了世界霸主。

事实上,英国议会由三部分组成:君主、上院和下院。直到今天,英国议会宣布的每一项法案仍然保留着如此冗长的标题:在女王陛下的御准下,在精神和平民成员的抗议下,该法案宣布如下...然而,该法案中所谓的“圣女陛下”和“精神和平民成员”现在已成为橡皮图章。

为了理解这一现象是如何发生的,我们必须谈谈英国议会的演变历史。众所周知,英国是一个君主立宪制国家,它与议会的发展密切相关。作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议会之一,英国议会的前身“witenagemot”可以追溯到盎格鲁-撒克逊时期。由于盎格鲁-撒克逊人特殊的民族传统,国王的选举必须得到公众舆论的认可,而“巫师”(witenagemot)则充当公众舆论的代表。

铭记这一传统,“圣人委员会”逐渐发展成为一个大委员会和皇家委员会。在此期间,英格兰发生了一件划时代的大事——1215年,英格兰国王约翰被迫与贵族签署了大宪章,成为英国君主立宪制的法律基石。从那时起,大议会逐渐发展成为英格兰议会。

人们普遍认为,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于1295年召集的“模范议会”是现代英国议会的雏形。然而,在此之前,英国议会仍然是一院制,其成员必须是骑士、贵族或牧师。严格地说,这只是国王与他的奴才们协调的一个机构。

到了14世纪中叶,在爱德华三世统治时期,富裕的平民阶层开始要求权力并想在议会中发挥作用,而贵族们却坚决不愿意带着这些泥腿进出。因此,被称为“英国凯撒”的爱德华三世想出了一个聪明的计划,将议会分成两部分。从那时起,平民和贵族被分为独立的上下两院。两人在不同地区举行会议,甚至从同一个地方进入议会。

在19世纪之前,与上院相比,下院是一种卑微的存在。在上议院,骑士、贵族、主教、即将离任的首相和其他大人物坐在宽敞舒适的沙发上。室内不允许有噪音。演讲一个接一个地进行,非常绅士。讨论的话题和给出的观点也很高。当国王到达时,上院议员向国王致敬,国王礼貌地回礼。然而,下层的房子里挤满了商人、工厂主、资本家、小报编辑等等,许多人被挤到一个不够大的空间里去打网球,这个空间非常狭窄。事实上,下议院有427个席位,而议员总数为650人。在重大问题上,当所有议员都在场时,座位会很紧,自然会显得拥挤嘈杂,噪音永远不会停止。在19世纪,英国人甚至给这座看似低矮的下议院起了个绰号“威斯敏斯特动物园”。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座简陋的下院最终同时举起了上院和国王。自19世纪以来,上议院的权力逐渐下降。1911年议会法案的通过对上议院的权力造成了致命的打击,该法案规定上议院不再有权拒绝通过下议院的提案。然后,在1949年、1958年和1963年,英国政府通过了三项法案,以减少上议院的数量和任期。直到今天,英国议会上院实际上已经成为退休政治家和名人的退休之家,被人们嘲笑为“马车上的第五个轮子”。

从某种意义上说,英国议会的历史,尤其是近120年的历史,是下议院的“优越历史”。今天,下议院的权力如此强大,以至于英国人开了一个玩笑,下议院“除了让一个女人成为男人,一个男人成为女人之外,什么都可以做”。

事实上,除了立法之外,下议院还有权监督政府的工作,辩论和审批政府的支出和收入。可以说,英国的整个权力结构几乎都围绕着狭窄而狭窄的下议院。经过700多年的演变,英国事实上已经成为一个“一院制”国家,这不仅在世界上非常特别,在西方国家也是如此。

有些人可能会问,既然下议院在英国如此重要,为什么现任首相约翰逊敢宣布休会?

恐怕问题的症结在于,英国议会下院今天的权力如此之大,以致危及首相的行政权。

在美国这样的两院制国家,参议院和众议院之间的权力平衡往往成为提高行政效率的关键。如果一方控制参议院,而另一方控制众议院(所谓的“扭曲的国会”),两党可能会达成一项协议来平衡他们最重视的法案。然而,无论是参议院还是众议院,都不会对利用连续的法案来推翻总统的权力抱有任何幻想,因为毕竟还有另一个众议院充当着制衡的角色。

然而,这种制衡在今天的英国并不存在。自2016年英国人民投票决定“离开欧洲”以来,英国议会下院通过“强迫”首相成为我们每日新闻中的常见事件。前首相特里萨·梅最初的想法是与欧盟达成一项“和平分手”计划,这将尽可能有利于英国,然后赢得议会的支持。然而,由于“英国退出欧盟”问题牵涉到众多利益,不可能有一个能让英国所有政党完全放心的计划。此外,英国议会的游戏也是下议院的模式,“第一次世界大战将决定最终结果”。因此,该法案的修改和谈判余地远不如美国两院制。最终结果是梅的内阁和议会下院的反对者都陷入了“顽固”状态。“英国退出欧盟”法案被修改后未能通过。相反,议会中的反对者成功地“迫使特里萨·梅入宫”。

特里萨·梅今年6月辞去了英国首相和保守党领袖的职务,而下议院并没有给他的继任者鲍里斯·约翰逊比他的前任更好的印象。约翰逊上任仅40多天后,下议院就故意为约翰逊划了三条红线:英国不得不在没有协议的情况下“艰难地离开欧洲”;不允许在“硬休假”条件下按计划于10月31日“离开欧洲”;不完全避免未经同意的“硬英国退出欧盟”法案,就不允许推进选举。

简而言之,在没有新的英国退出欧盟计划的情况下,下议院不允许约翰逊参与“强硬的英国退出欧盟”,也不允许他提前举行选举和重组议会。新的英国退出欧盟协议能否通过最终取决于议会下院。这构成了一个死循环。只要下议院不想与首相合作,不仅“英国退出欧盟”问题不会有解决办法,而且首相甚至无法像其他西方领导人一样通过解散议会来打破僵局。难怪英国公众舆论会评论约翰逊首相已经被议会完全监禁。

但约翰逊毕竟是一位资深政治家。他经验丰富,足智多谋,使用各种手段。显然,约翰逊正在寻找英国议会制度中的“漏洞”进行反击,约翰逊在议会“占主导地位”的下议院能找到的最大“漏洞”就是给议会一个“长假”,通过休会暂时避免冲突。

然而,尚不清楚这种“拖延战术”最终能否奏效。目前,约翰逊控制下的保守党议员已经在下议院600个席位中占少数,并失去了与反对党竞争的资本。约翰逊唯一能打的牌可能是在对他有利的情况下强制提前选举。然而,即便如此,在英国当前的政治氛围和舆论环境下,约翰逊赢得选举的机会非常小。也许他会像他的前任特里萨·梅在早期选举中那样失去更多保守党席位。

即使约翰逊奇迹般地在选举中赢得保守党的多数席位,前方的道路也不会平坦。一旦超级强大的保守党控制了占主导地位的议会下院,它内部就会出现新的派系分裂。新党势力不可避免地想把约翰逊推出来取代他,约翰逊将陷入前任卡梅伦的困境,他无法在党内统一意见。

对于有眼光的人来说,不难看出英国目前的困境是结构性的:议会下院和首相的权力已经失去平衡,过于强大的议会下院一直在与首相的权力角力,这使得首相的任命和政策的确定变得困难。所有这一切的根源更进一步,我不得不说,这与200年前英国议会下院的迅速发展有关——这个随着英国民主进程逐步发展起来的机构现在有一些大问题。

(齐鲁晚报,齐鲁一点记者王宇)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

安徽快3开奖结果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网易彩票网

© Copyright 2018-2019 lebonfante.com 圪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