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 多地严打黑中介,高压之外还得源头治理

多地严打黑中介,高压之外还得源头治理

住房政策与人们的生活密切相关。9月26日,住房和城乡建设部部长孟慧公开表示,应努力发展和培育住房租赁市场,解决新市民和其他群体的住房问题。然而,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今年下半年以来,陕西、北京、深圳、广州、合肥、南京、珠海、长春、南宁等9个地方相继出台新的房屋租赁条例,通过增加住房供应和打击黑市中介来规范租赁市场。

上述领域引入的政策都以黑人中介为目标。例如,北京已将黑人中介纳入打击犯罪和犯罪的专项斗争,并开通了“12345”热线,以打击来自黑人中介的投诉和举报。陕西省规定,违反法律法规从事房屋租赁中介服务的机构和从业人员名单应定期公布...这些措施的方向非常明确。

黑人中介问题长期困扰着住房租赁市场。尤其是在一线和二线城市,在大多数人更喜欢租赁的时候,租赁市场已经成为卖方市场。制度化的中介和刚刚毕业的年轻房客处于不平等的博弈状态,这导致了各种混乱。例如,发布虚假房屋、收取非法费用、抬高租金、恶意挪用押金租金、威胁租户等。

由黑人中间人引起的纠纷可以在无数的网上投诉帖子中找到,这直接反映了管理这一生计问题的困难。这种困难无疑是租赁市场体系建设不完善的结果。最典型的情况是,绝大多数房东和中介不会自愿提交住房供应和租赁合同,也不会接受监管当局的监督,因此整个租赁市场非常不透明。一些合同欺诈和黑人中介的非法收费只是信息不对称的衍生结果。

近年来,许多地方都试图在网上签署和归档租赁合同。例如,深圳和珠海的政策提到及时准确地登记租赁、租户信息、租金和租赁期限信息。要使租赁市场透明并消除黑人中介的经营空间,备案和登记无疑是第一步。

然而,个人所得税减租引发的担忧表明,这一措施仍需解决申报后由谁来纳税的问题。毕竟,无论对房东、中介还是房客来说,如果不备案就可以节省相关的租赁税费,那么他们肯定会倾向于让房屋继续在隐藏的市场中流通。

但也不得不看到,黑色中介很难治愈,除了市场管理体制层面,还因为住房短缺加大了中介的话语权。在卖方市场,买方没有太大的议价能力,这是一个几乎适用于任何领域的市场经济法律。正是因为正规机构和个人提供的房屋远远不能满足租赁市场的需求,大量的需求才涌入黑人机构,他们也有信心任意收费和恶意挪用存款。

因此,为了打击黑人中介,除了加强备案制度和使租赁市场透明之外,还必须从供应方面增加住房供应,改变租户的弱势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今年下半年颁布租赁条例的地区,北京、珠海等城市明确禁止房屋分割,同时对个人居住空间实行了最低限度的限制。这种方法是为了确保公共安全,降低集团租赁的系统风险,提高租赁市场的质量。

然而,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看到,这将客观上减少住房供应,挤压缺乏足够支付能力的底层群体。在此前提下,为防止黑人中介进入,有必要增加公共租赁住房、廉租房等保障性住房的供给。利用集体建设用地在广州等地建设出租房是一个很好的试点方向。

不管怎么说,对于混乱的黑人中介来说,高压罢工形势是至关重要的。除了高压攻击之外,还必须从源头上做出更多努力,创造一个更加透明、买卖更加平等的租赁市场,从而剥夺黑人中介生存的土壤。

这篇文章来源于《中国青年报》的客户。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下载中国青年报客户端(http://app.cyol.com)

© Copyright 2018-2019 lebonfante.com 圪垯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